浙江珂斯顿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

Zhejiang Kingstone Robot & Technology Co.,Ltd

热线: 0577-58900055 / 13958836805
蔡曙春:温州金石角逐抛光打磨系统集成龙头
新闻作者:
发布时间:[2020-03-13]

    【高工机器人记者/李慧珍】

    

    在刚刚过去的一年,各路势力借“机器人元年”噱头纷纷涌进机器人行业,据高工产研·机器人研究所(GRII)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中国市场上机器人相关企业数量488家,比上年增加235家。而ABB、库卡、安川、发那科等国际机器人巨头都已在中国设立分公司或合资公司,并且不断加速本土化进程。

  与此同时,其它的国外二线机器人品牌,纳博特斯克、哈默纳科等零部件厂商都将中国市场作为重点方向,甚至韩国、台湾等地区的机器人品牌也纷纷现身中国市场,尽管元年刚过,但国内机器人市场已经变得过度拥挤。

  值得注意的是,这其中涌现不少机器人应用企业转身为机器人厂商的身影。应用企业为何要做机器人?如何从几百家机器人企业的蓝海中突围,当前做机器人的市场环境如何?

  温州金石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温州金石机器人”)是那种想清楚了才做的企业。温州金石机器人董事长蔡曙春接受《高工机器人》记者专访时详细解读了温州金石做机器人思路。

  蔡曙春表示,温州金石是做家居起家,现在做机器人系统集成只做抛光打磨领域。传统抛光打磨工序已经成为很多企业发展的掣肘,通过上马机器人抛光自动化生产线,不仅可以解决企业招工难、用工贵的问题,还可以将抛光打磨工人从高危、高伤害性的工序中解脱出来。

  蔡曙春坦承,目前国内机器人市场诱惑很多,但温州金石机器人将扎根抛光打磨领域,将这个细分领域做精做专做细就已经不错了。

  事实上,温州金石机器人将所有精力专注于一个细分领域的效果方式已经得到显现。

  在今年备受关注的2014高工机器人金球奖抛光打磨集成应用的评选中,温州金石机器人凭借其在抛光打磨领域丰富的技术经验及应用案例斩获桂冠。

  “机器换人”势在必行

  《高工机器人》:除了是温州金石机器人的董事长,您还有另外一重身份是浙江金石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石家居”)的掌舵人,您是如何完成这两个角色的转换呢?同时,您的企业发生了怎样的转变?

  蔡曙春:实际上,我们母公司金石家居是一家主要生产餐厨具、日用刀具等系列厨房用品,是国内专业生产刀具、厨房用品的龙头企业,公司与宜家、沃尔玛、家乐福等多家跨国连锁集团建立长期供货关系。

  在公司生产上规模后,金石家居却跟其他制造企业一样出现了用工荒问题,尤其抛光工序用工难问题尤为突出。由于公司主要生产不锈钢产品,所以“抛光”是一道必不可少的工序,而传统的“抛光”工序都是靠人工完成,这样一来,需要大量的劳动力。

  抛光是典型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对员工的技能要求非常高,并且费时费力效率低,而且产品一致性差;在抛光作业中,粉尘大,噪音大,劳动强度高,长期从事手工抛光的工人往往手指、颈椎变形,甚至患上尘肺病。

  因此,行业内抛光工人一直处于紧缺状态,80后的人员基本上已不涉足这个行业,而且抛光工人的薪酬在这几年也是飞速上涨,对企业的生产影响非常巨大。

  所以,在2010年,我们组建科研团队,引进欧洲先进技术,先后花了4年时间,解决了机器人抛光打磨系统集成多项核心技术攻坚难题,组建生产流水线,进行全机械化、自动化生产,奠定了在这个行业的领先竞争地位,进一步拓展了新的市场领域。

  《高工机器人》:进行自动化改造之后,您的企业发生了哪些变化?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

  蔡曙春:引进自动化设备让我们看到了机器人带来的巨大利润。不仅提高了原材料1.5%左右的利用率,年用料可节省约80万元,还能每年减少30%以上的电力消耗,降低25%以上的粉尘污染物排放。现在一个机器人能代替6名熟练技工,一名工人可操作5个机器人,折算起来,效益非常明显。

  《高工机器人》:从家居行业到自动化行业,从一家机器人应用企业转换成一家机器人系统集成商,是什么让您下定决心?

  蔡曙春:上个月,我们的抛光的员工已经有超过一万元的,我们金石家居的发展本身就深受抛光制约,其实在任何一个行业,只要有抛光打磨工序,它一定是这个企业的生产瓶颈,这也是触动我们去做抛光打磨的系统集成。
 
    另一方面,国内众多抛光打磨企业轻视安全漏洞的生产方式已经让我们付出了太多的代价,诸如此类的安全危机潜伏在任何一个抛光打磨工厂中,中国抛光打磨行业采用“机器换人”已迫在眉睫。

  抛光打磨市场2015年有望爆发

  《高工机器人》:尽管国内机器换人的诱惑十分大,但目前这一块领域的竞争已经非常激烈,温州金石机器人进入机器人行业之后的战略是什么?

  蔡曙春:我们温州金石机器人是从抛光打磨起步,未来也会一直在抛光打磨领域做深做透。

  金石机器人表面抛磨机组自动控制系统,目前主要用于五金、工具、厨卫、医疗机械以及航天航空的表面抛光处理。

  金石机器人抛光打磨系统目前与ABB、库卡等四大国际巨头公司合作,明年我们会找更多的机器人企业合作,特别是国产机器人。

  未来我们计划借力资本市场,加快推进金石机器人的的步伐。

  《高工机器人》:进入抛光打磨机器人系统集成领域后,金石机器人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蔡曙春:我们目前来说遇到的最大的困难就是这一领域人才非常紧缺。抛光打磨机器人系统集成跟一般自动化行业不同在于,它对技术人员的要求很高,我们的技术人员既要懂得机器人的操作、电脑编程,同时还要对抛光工序非常了解,才能根据客户的要求设计抛光工艺。但目前国内既懂机器人技术又对抛光打磨了解的技术人员少之又少。

  《高工机器人》:在自动化行业中,成功的应用案例就是企业的招牌,而在机器人行业一个案例的成功又往往以回收成本、回收周期来界定,请问温州金石机器人有哪些成功的案例?能否具体举个例子?

  蔡曙春:我们在卫浴、小五金方面有很多的成功案例,目前国内卫浴抛光打磨市场我们占了起码90%以上市场份额。

  以世界名企科勒为例,这个企业有一个叫但孔本体的产品,抛60到80的抛光,每个产品的抛光一分五十秒,两班倒的话是20个小时,算下来是654件,按8折计算相当于520件,每个产品的实际工资1.6元,一台机器人抵他们产品的效率的4.2倍。这个数据是他们用了设备计算发给我们的。

  《高工机器人》:行业内将2015年看作是国内机器人发展的关键年,在抛光打磨领域,您认为2015年将迎来什么样的发展趋势?

  蔡曙春:我认为抛光打磨领域在2015年将迎来爆发式增长,以五金行业为例,广泛应用到打磨、抛光机器人。并且五金行业是整个机器人产业链里面,全球只有中国市场是最大的,在发达国家,几乎五金产品都依赖进口了,五金行业里面的打磨抛光领域,应该是中国未来几年内,快速发展的潜在市场。

  另一方面,在我们做抛光打磨机器人系统集成4、5年时间中,能明显感觉到这一块应用市场崛起的变化。我们金石机器人本身是没有销售人员的,我们的机器人系统集成都是靠应用客户口耳相传。

  前两年,我向行业内的朋友推荐我的设备,他们首先问的都是一台机器人能换几个工人,一台设备需要多久才能回收。因为当时抛光工人还比较容易找,企业会明细的算好每一笔账。

  但是,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就明显感觉到整个形式在发生变化,很多企业都找上门来,纷纷主动要求我们给他们上马机器人自动化生产线,回收周期已经不是他们首要考虑的了,因为抛光工人已经很难再招到了。